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车险综改后 近九成签单保费下降

2021-04-13 08:36:57 来源 : 证券日报

车险行业经过半年的综合改革后,利空正在出清。

上周五(4月9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一季度汽车产销数据显示,1月份-3月份,乘用车销量为507.6万辆,同比大幅增长75.1%。乘用车销售时会搭售车险,汽车销量大增势必会拉动新车保费快速增长,新车销量增速也是新车保费增长的风向标。

年来,车险保费一直占财险公司总保费收入的六成到七成,是财产险行业的第一大险种,其增速左右着财产险行业整体增速。自去年9月3日银保监会《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行业称“车险综改”)以来,财产险保费受到车险综改拖累,多月增速出现环比与同比下滑。不过,随着新车保费快速增长,车险综改对财产险行业保费增速的影响正在减弱,中国人保、中国安、中国太保等上市险企的财产险业务今年2月份也出现较快增长。

车险综改后

九成签单保费下降

2020年,车险保费增速出现放缓。与此同时,从去年9月份开始,监管开始推动车险综改,车险保费增长进一步受到压制。

年来,我国车险行业在不断改革发展中取得了积极成效,但定价高、费用高、竞争失序、数据失真、供需不衡等问题仍是行业痛点。

为了解决好车险领域的复杂问题,银保监会于2020年9月3日发布了《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短期内将“降价、增保、提质”作为阶段目标。2020年9月10日,银保监会再次发布《关于调整交强险责任限额和费率浮动系数的公告》;同日,还发布了《示范型商车险精算规定》,为车险综合改革在前端价格放开提供较为严格的精算制度指引。

车险领域诸多新政策推出,既利好车险行业的长远发展,也利好数亿车主及广大消费者。但财产险公司的车险业务增速在短期内明显承压。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车险保费单月同比增速在去年10月份降至-6.4%,增速环比下降12.9个百分点,去年11月份、12月份同比降幅也维持在10%以上。

在财险公司保费增速下滑的同时,消费者却得到了真实惠。今年3月26日,中国银保监会召开的车险综合改革半年工作会议指出,半年来,“降价、增保、提质”的阶段目标初见成效,基本符合改革预期。消费者获得感明显增强,车险综改半年累计减费让利达900亿元。89%的保单签单保费下降,其中保费降幅超过30%的保单占比达到64%。车险综改后,行业回归保险本源,风险保障程度明显提升,三责险均保额由改革前的89万元提升到133万元。

泰康在线副总裁左卫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车险综改后,车险市场保费规模下降。千亿元级保费的减少,就是让利给消费者的。从成本结构看,对险企来说,这次改革带来的直接结果是赔付率上升、费用率下降,改变了车险的成本结构,这就要求险企一是放弃粗放式经营,具有更强的风险识别能力,对不同风险的客户能做到差异化定价;二是提升内部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改革后,公司没有更多费用给中介,也要求保险公司提升经营能力降低管理成本。

新车销量快速增长

拉动车险行业复苏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一季度新车销量的快速增长,为车险综改后的车险保费增速带来曙光,新车保费的快速增长有望对冲一部分车险综改对车险行业保费增速的负面影响。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汽车产销数据显示, 1月份-3月份,乘用车产销495.5万辆和507.6万辆,同比增长83.1%和75.1%。引人注意的是,3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1.6万辆和22.6万辆,同比分别增长2.5倍和2.4倍,继续刷新单月历史产销记录。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指出,“由于2020年3月份基数依然较低,因此各类车型产销同比均在当月呈现出了大幅增长的状态。”

目前监管部门及上市险企暂未披露今年3月份财产险保费增长情况,但从今年2月份的数据来看,新车保费复苏对财险行业保费的拉动作用明显。2月份,产险业务实现保费收入592.63亿元,同比增长16.2%,增速较1月份上涨20.55个百分点。万联证券分析师徐飞表示,受宏观经济复苏以及汽车销售增长影响,产险保费增速回升明显。

中国安、中国太保以及中国人保披露的数据也显示,2月份这3家险企分别实现财产险保费收入125.33亿元、81.15亿元、276.2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5%、24.35%、22.71%,增速相较1月增长11.74个百分点、18.78个百分点、21.56个百分点。

除新车销量大增提振车险保费之外,监管持续打击车险市场乱象,也利好车险行业发展。徐飞认为,监管高标准、严要求助推车险行业健康发展。监管披露的信息显示,2021年,银保监会将针对车险业务开展专项检查,计划组织10个银保监局对5家主要财险法人机构的12家省级分支机构开展靶向检查,瞄准车综改以来部分地区费用不降反升、市场份额异常变动等新问题、新现象,决不允许市场秩序的搅局者破坏车险综改工作全局。

左卫东表示,在改革落地的初期,可能价格竞争会更加激烈,但一方面银保监会和各监管局设置了阈值监管的指标,防止过度的价格竞争;另一方面,新的价格体系压缩了价格竞争的空间。从长期看,大家的竞争会逐渐趋于理。对很多中小险企来说,一是要明确自己的核心能力是什么、核心渠道;二是要放弃规模的冲动,根据自己的能力确定细分市场,做精做深。

阳光财险相关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车险综改是对各公司车险综合竞争能力的考验,改革将促使公司及行业向精细化经营管理转型,对于车险行业整体服务品质的提升都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车险综改也倒逼行业加快转型。大家财险总经理施辉期撰文指出,曾占财险业务比重70%多的车险业务,保费比重下降,赔付率却同步上升,经营主体中所对应车险经营相关部分的成本必将趋高,财险经营的成本结构必将发生较大变化,这些变化必然倒逼财险公司,特别是中小财险公司以壮士断腕、向死而生的勇气去寻找出路。巨大的生存压力必然驱使财险主体以市场需求端为导向,加大供给侧改革的创新力度,在新时代经济社会的大生态中去探寻自己的发展定位。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