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产业逻辑支撑科技股,行情刺激资金追捧科技类ETF

2020-03-02 14:52:16 来源 : 券商中国

火爆的科技股行情令科技类ETF备受追捧,而在市场调整期间,科技类ETF又为科技股提供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数据显示,科技类ETF在市场上涨期间份额略有下降,意在降低市场波动,而在2月24日至2月28日的股票市场下跌时,前期备受关注的科技类ETF基金份额反而逆势增长,从460亿份增长至596亿份,反向购入一篮子股票,成为A股市场稳定的压舱石。

市场人士也强调,科技股的行情主要逻辑在于一系列的政策和产业逻辑,从而触发科技股的行情,而行情本身为科技类ETF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条件,但科技类ETF作为被动投资者,仅仅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而不是价格的决定者。

产业逻辑支撑科技股,行情刺激资金追捧科技类ETF

今年以来科技类ETF成为市场的关键词,异常火爆的科技类ETF持续从市场吸金,根据券商中国此前的报道,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科技类ETF销售业绩大涨近60%,获超300亿元资金的追捧,其中,华宝中证科技龙头ETF规模达136.47亿,成为国内市场上最大的科技类ETF。

科技类ETF火爆发行的原因是什么?显而易见的是,这更多的与A股投资者的核心逻辑相关,ETF产品的供给满足了市场对科技类投资的需求。

前海开源基金公司杨德龙认为,科技股的上涨,有深刻的逻辑,即国家对于5G以及半导体等行业的投入加大,未来科技成为我国重点投入的领域,虽然许多科技公司现在还没有释放出业绩,但是未来发展的空间比较大,从而激发了市场的做多热情。

“科技股活跃带来科技ETF规模增长,而不是ETF带来科技股泡沫。”深圳一家机构人士认为,近期科技股的上涨主要来源于货币政策的适度灵活调整和财政政策年初的积极发力带来的充裕资金。今年以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的潜在危害,一方面人民银行通过开展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投放资金,引导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MLF)中标利率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下降等方式,带动市场利率整体下降,保持资金面较为充裕,另一方面,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额度同比增加,发行时点有所提前,在各地复工和基建投资延迟的情况下,市场上可投资金较多,从而带动基金发行规模的大幅增长和股票指数的上涨。

上述分析人士还认为,由于受中美贸易争端引发的对于高端科技自主创新的追求以及对于国家产业升级的乐观预期的影响,大量资金涌入科技类股票,形成了较为明显的结构性行情,推动了投资需求的快速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主动管理的偏股型基金发行市场的火爆,相比科技类ETF更能说明问题。

2月18日,明星基金经理陈光明挂帅的睿远均衡价值基金,在短短一天时间就狂卖1000亿资金,虽然基金需要按比例配售,但足以说明资金入市A股的态度非常强烈。主动偏股式基金发行市场的火爆,也意味着投资者风险偏好大幅提升,使得具有较高弹性的科技股成为追捧对象。

此外,有市场人士认为,虽然科技类ETF发行火爆也受到市场关注,节后发行或已成立的科技类ETF有2只,总发行规模约为119亿元,但这2只ETF所跟踪的标的指数覆盖的A股自由流通总市值超过2.3万亿元,ETF发行规模仅占股票市值0.5%左右。因此,科技类ETF掀起的这股投资热潮,更多的是行情上涨所造成的结果,而非造成行情上涨的原因。

个股价格取决于股票投资者,ETF未形成定价权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9年开始,科技股逐步开始在A股市场扮演核心角色,WIND数据显示,跟踪科技股的芯片指数近一年涨幅79.70%,年初至今涨幅也超过30%,一些市场人士将其归因为科技类ETF助长了泡沫。

券商中国记者发现,有不少投资者凭直观感受认为,被动投资的扩大会使得成份股公司受到更多买入,从而进一步提高其市值,造成一个正反馈循环,最终使得股票出现明显的泡沫。但事实上,根据成熟市场的经验,被动投资者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而不是价格的决定者。

这一想法并不准确。券商中国记者发现,虽然军工ETF自2016年就逐步成为基金公司布局的重点,不少基金公司陆续推出军工ETF,到2019年中期,一些军工ETF规模甚至逼近百亿规模,但是,军工股在A股市场并未形成军工股行情。

学术界早已通过实证分析验证了这一结论,发表在《The Journal of Portfolio Management》的文章《The Impact of Flows into Exchange-Traded Funds: Volumes and Correlations》(Ananth Madhavan & Daniel Morillo,2018),以1926-2017年的美国长期历史宏观数据分析显示,被动投资者对市场定价的影响微乎其微,是市场价格的接受者,个股的价格是由买卖的主力——主动投资者决定的。这就意味着ETF只是被动跟踪股票指数,申购也是买入股票申购,只是被动的反映了市场情况。

与此同时,大多数投资者通过二级市场交易参与ETF投资,而ETF二级市场的大部分交易都是投资者之间的交易,即使在市场波动时期,对成份股的影响也极小。

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CI)公布的美国基金业年鉴数据显示,ETF二级市场参与程度占比达到90%。在市场波动时期,投资者会选择通过ETF交易进行快速有效避险,即当股票市场波动较大时,ETF的交易量通常会出现明显上升。

例如,在2018年2月的第一周,美股遭遇下挫,波动率陡增,ETF二级市场成交额达到9290亿美元,占美国股市总成交额的34%;而在此前一周,股市相对平稳的状态下,ETF二级市场成交额仅占美国股市总成交额的26%。在2018年10月份市场波动时期同样的情形再次上演。而同期,虽然ETF持仓股票的成交量很大,但仅有极少部分是ETF带来的。2018年2月的第一周,美国市场股票ETF一级市场的净赎回为220亿美元,这个数字仅相当于这周美国股票1.8万亿成交额的1.2%。而在2018年10月份市场波动期间,这一比值仅为0.6%。这一事实表明,在美国市场,ETF赎回在股票市场下跌时,对成份股价影响极小。

压舱石效益显著,科技类ETF反向购入股票

“过去五年只有40%的基金经理跑赢了市场,这是趋势。”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杨宇向券商中国记者解释为何ETF会有较好的发展潜力。他认为,中国股市的超额收益的空间慢慢在减少,同时战超额收益的主动基金的比例也开始降低,过去五年只有40%的基金经理跑赢了市场,这是趋势。

华夏基金、华安基金相关人士也都认为,A股未来的超额收益空间逐步降低的市场判断,并指出ETF具有显著的交易和成本优势以及交易的便利性,且能把所有的理念、行业、主题,用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模式呈现给大家,是非常好的降维工具。

对于个人投资者,ETF是更优的资产配置工具,作为一种“懒人投资”,ETF也获得了巴菲特的认同。巴菲特掌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持仓表显示,巴菲特在2019年第4季度买入两只和标普500挂钩的ETF,投资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后续ETF配置比重有望持续增加。

市场人士认为,投资ETF与投资者直接在二级市场交易股票相比,平滑了对股票价格的冲击,更有利于二级市场稳定。在当行情调整时,相比主动基金可能面临的赎回挤兑,ETF投资者无论赎回次序先后,所得到的股票组合都完全相同,这在很大程度上稳定了投资者情绪,防止恐慌情绪导致的赎回挤兑,避免了在行情调整过程中对市场流动性的挤占,而即使出现净赎回,一篮子股票分摊到每个个股的量很少,几乎不会对个股价格造成负面影响,更有利于市场稳定。

2月24日以来,A股市场结束持续上涨行情进入调整区间,在一周时间内,上证综指跌幅近5%,创业板指跌幅达到9%。而在2月24日至2月28日期间,在股票市场下跌的同时,前期备受关注的科技类ETF基金份额反而逆势增长,从460亿份增长至596亿份。

这一信息显示,在股票市场下跌时,ETF正在反向购入一篮子股票,而非同步卖出。而在市场呈上涨态势的上一周,科技类ETF份额却较为稳定,甚至略有下降。表明ETF具有降低市场波动、促进市场恢复平衡的作用。

2月26日的数据也显示,尽管A股科技股板块在2月26日大幅度下跌,但与科技类ETF基金不仅未成资金流出对象,反而获得资金净流入,华夏5G 通信ETF、平安新能源产业ETF、国联安中证全指半导体产品与设备ETF资金分别净流入23.88亿元、10.89亿元、6.47亿元,这显示ETF已成为A股市场稳定的压舱石。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