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难吃到想报警!”北京最后一家门店停业 狗不理:还在考虑是否重新开业

2021-03-30 14:40:09 来源 : 时代周报

狗不理再一次因为“倒闭”传闻上了热搜。

3月29日,据《北京商报》报道,在经历了去年王府井店的“差评”风波后,狗不理位于北京王府井的店面早已易主。仅剩的前门店大门紧闭,门前挂着“店内装修”的字样。

狗不理集团官网信息显示,目前狗不理在北京已经没有门店,这个号称有着163年历史传承的老字号餐饮品牌,最终败走京城。

狗不理集团相关人士3月29日中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北京门店的关闭只是“结构调整”,是否重新开业还在考虑之中。而对“结构调整”等情况的细节,该人士称:“现在不太方便回答”。

在社交媒体上里,众多网友纷纷留下了大量对狗不理包子的评价:“又贵又难吃,还能活这么多年,真是市场宽容”;还有网友表示,“难吃到想报警”……

难吃到想报警?

从包子铺到速冻工厂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狗不理除了败走北京市场外,其在“大本营”天津的门店也在进行裁员。

天眼查数据显示,3月17日,天津狗不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营状态变更为注销,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该公司唯一股东为狗不理集团,最终受益人为张彦森。

彼时,社交媒体上已不断出现“狗不理倒闭了”的传闻。狗不理集团3月18日发布情况说明称,称此次注销的公司为集团旗下狗不理餐饮连锁武清店,因经营达不到预期,狗不理集团决定关闭并注销该店,并非网传的“天津狗不理注销”“狗不理决议解散”。

这次注销是狗不理门店在“关门大吉”边缘苦苦挣扎的缩影。

根据狗不理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该企业目前共有17家门店,除了处于“装修”状态的前门店外,其余16家均在位于天津。但大众点评显示,目前天津的多家狗不理门店和北京前门店一样已经显示“暂停营业”。

伴随线下门店节节败退,狗不理开始将重心转向速冻食品的生产和销售上,除了在京东、淘宝上架多款速冻产品外,今年3月,狗不理与厦门航空合作,进入航空食品领域。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目前国内冷冻食品行业基本都是以线下为主、线上为辅的渠道模式,而狗不理速冻产品的线下渠道基本是空白的,且对于京东、天猫等线上渠道依赖明显。朱丹蓬认为这一渠道模式无法匹配眼下消费者的购物思维。

狗不理的速冻包子,好吃吗?

今年年初,狗不理集团董事长张彦森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会将发展重心放在食品工业及电商业务方面,同时在减少店面数量的基础上,经营好留下的门店。

事实上,受益于转型速冻食品,狗不理营收年一直处于稳定增长态势。2017—2019年,营收分别为1.08亿,1.29亿和1.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20.82万,2068.49万和2424.58万元。

狗不理2020年退市前的最后一份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狗不理的营收中,速冻包子贡献了超过四成的营收,而门店经营大约只贡献了20%的营收。

在线下门店口碑崩坏的大背景下,狗不理抛弃包子铺,转型线上速冻食品,更像是一种无奈之举。

而转型之路并不好走。

自砸招牌

几年,狗不理餐饮业务负面消息不断。“不好吃还贵”、“坑的就是外地人”、“做的就是一锤子买卖”等标签,已经牢牢贴在狗不理身上。去年,视频博主谷岳的探店视频更是成为压垮狗不理的最后一根稻草。

彼时,狗不理王府井店面对“差评”选择报警的行为,激怒了一众网友。许多消费者纷纷跑到大众点评刷一星差评。舆论风波下,狗不理集团也解除了与被探加盟店的合作。

随后,狗不理表示,集团在改制后,将坚持以直营为主,截至2020年9月已经陆续收回各地80多家加盟期满的加盟店经营权。

即便是收回加盟店主导权,这家老字号仍旧面临品牌效应减弱、转型无力、业绩下滑的诸多困境。

作为历史悠久的中华老字号,狗不理一度是包子界的一块“金字招牌”。有传闻称,它因为慈禧称赞的“山中走兽云中燕,腹地牛羊海底鲜,不及狗不理包子香矣,食之长寿也。”而名声大振。2000年春晚上,相声演员冯巩与郭冬临的“带货推荐”,让狗不理走红一时。

2005年负债8000万元的狗不理被天津同仁堂并购后,成立了“天津狗不理集团”进行资本改制,主要分两个业务板块,一是狗不理食品的速冻产品业务,二是狗不理餐饮母公司的酒楼餐饮业务。

人流稀少的狗不理门店

2017年,狗不理董事长张彦森曾表示:“一定打破一个思想,就是老字号就是便宜。老字号为了做久,一定要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在保持质量的情况下,就要有一个合理的价钱。”

于是乎,狗不理包子不再接地气,一口气直接走上了高端路线。“8个小包子要100元”、“一碟花生米58元”,而味道却宛如街边小摊,“高端”之处只剩高价。

此外,狗不理还开始玩起了资本“花招”:转型经营速冻食品、开办各种高档酒店(如天津狗不理大酒店)、跨界卖咖啡、并购澳大利亚益生菌企业……

但各种尝试后,结果并不如人意。

傲慢的狗不理让消费者敬而远之,也让金字招牌染上灰尘。2020年5月,狗不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狗不理食品”在挂牌新三板不到5年后,黯然退市。

老字号大败局

“天津人不吃狗不理,北京人不吃全聚德!”

就在狗不理退出北京之际,另一家金牌老字号全聚德则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曾几何时,全聚德的北京烤鸭是首都的一张城市名片,游客行人纷至沓来。可同样是家喻户晓的百年老店,全聚德的口碑些年也遭遇闪崩。

在全聚德,烤鸭不可单点、配菜贵得吓人,人均消费直扑200元。此前,全聚德还会额外收取10%—20%的服务费,直到今年7月份才取消……大众点评上,全聚德和狗不理一样收获了不少恶评。两家店的毛病出奇地一致:不好吃+卖太贵。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老字号被带下水:“上海商业街的灌汤包、西安肉夹馍都很一般”、“打卡就是交智商税”、“所谓美食老字号就是商业炒作,还不如去问当地人”。

口碑集体崩塌的背后,是老字号集体衰落的困境。根据商务部2020年数据,被认定的“中华老字号”数量,已经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万多家减少至目前的1128家,而且其中只有10%能够盈利。

老百姓曾经口口相传的金字招牌,命运似乎越来越坎坷。

在前互联网时代,老字号凭借招牌优势吸引着游客慕名打卡,仿佛不去这趟旅程便不够完整。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老字号不愁客源。但如今不同了,在层出不穷的品牌冲击下,如何维护好客户关系、持续吸引年轻人成为这些老字号面临的首要问题。

对此,食品行业分析师杰西卡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食品类的更新迭代更为迅猛,如果不注重产品创新,很快就会失去市场。

“10年前人们吃汉堡牛排、5年前喝星巴克是时尚,现在人们更偏爱国货食品。如果企业过于我行我素,而不去重视消费者体验,结果就不单单是原地踏步那么简单。”杰西卡称。

有消费者调查显示,老字号企业面临的三大困境分别是:创新力不足,无法吸引年轻消费者;组织架构陈旧,市场反应慢;互联网运营能力差。

一方面要传承与创新,另一方面要对消费者怀有敬畏之心。两者缺一,老字号终究逃不过自毁招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