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ST金花三个月未回复谁是公司实控人问询 为何一再延期回复

2021-02-04 10:35:47 来源 : 中国经济网

2月2日晚间,ST金花发布关于再次延期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股东权益变动事项问询函的公告。而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这已经是第十三次延期回复了。而从2020年11月3日交易所发出问询函算起,至今已经整整过去三个月了,而这个关于“谁是公司实控人”问询至今仍未回复。

此次,ST金花仍表示,对《问询函》中涉及的问题向公司相关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管人员进行告知并督促回复,回复中涉及的相关问题尚需进一步核实和完善。

“上市公司一再延期回复,除了需要准备的材料比较多以及公司回复的资料需经过年审注册会计师履行核查程序并发表相关意见后方可回复,程序多涉及的内容相对复杂外,还存在公司自身前期公告、报告的资料的确存在瑕疵,而问询函中已经发现其中的纰漏,企业无法自圆其说而只能拖延时间不进行回复。”西北大学国际商学院客座教授仝铁汉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再拖延的回复

围绕“谁是实控人”的疑问,ST金花已经拖了很久了。

2020年11月3日晚间,ST金花发布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2020年9月28日至2020年11月2日,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集合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3726504股,占公司总股本1%。增持后,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72229201股,占公司股份比例19.35%,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公司在公告中声称,这并未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随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公司下达问询函。要求公司向股东邢博越核实并披露:增持股份的资金来源及相关融资安排;持续增持股份的主要考虑;对公司控制权意图是否发生变化,是否存在前后信息披露不一致。

同时,问询函指出,对于前期多家媒体报道公司董事长、多名独立董事及财务副总监均为第二大股东邢博越委派。问询函要求公司向主要股东核实并披露:相关新闻报道是否属实,现任董监高是否与股东邢博越存在其他潜在关联关系;说明公司目前控制权的归属情况,并说明相关认定是否符合法律法规对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认定标准。

2020年11月10日,公司首次延期回复问询函,公司表示回复中涉及的相关问题尚需进一步核实和完善。

与此同时,当日晚间,公司又公告收到了股东邢博越的增持通知,2020年11月3日至2020年11月10日,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集合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3758184股,占公司总股本1.00%。紧接着2020年11月25日公司又披露,2020年11月11日至2020年11月25日,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集合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3733321股,占公司总股本1%。

在这次权益变动后,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增至21.35%。但公司公告仍称,在公司经营稳定的情况下,邢博越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不会主动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

ST金花表示,目前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19.14%,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但对于上交所的问询,ST金花却迟迟没有做出回复。

为何一再延期回复

对于ST金花的一再延期回复,1月22日,ST金花被上交所出具监管工作函。上交所称,本所前期就公司股东权益变动事项及的募集资金事项发出问询函。公司多次延期,未能回复。对此,上交所向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出具监管工作函。

“发出问询函就是发现一些可能在信息披露与法律法规或者其他规范文件不相符的可能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上市公司一般需要在不超过10天内答复。”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窦方旭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新的证券法对交易所一线监管主体地位得到进一步突出,交易所履行一线监管职责有了更加坚实的制度保障。在此背景下,沪深交易所全面梳理升级了业务规则体系,按“依法、从严、全面”的监管要求,加强了监管力度,而发出监管函就是表现之一。

对于ST金花为何一再延期回复,仝铁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有责任和义务对问询函的内容进行及时、真实、准确、完整的回复。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未及时回复问询函的原因主要有:一部分公司是因为问询函所涉及的内容多,企业面临的工作量较大、相关材料多且时间较紧张;另一部分公司回复的资料需经过年审注册会计师履行核查程序并发表相关意见后方可回复,程序多涉及的内容相对复杂,“当然,还有一部分公司就是因为自身前期公告、报告的资料的确存在瑕疵,问询函中已经发现其中的纰漏,企业无法自圆其说而只能拖延时间不进行回复。”

“如果没有及时回复的上市公司,可能受到行政处罚,但是具体却没有法律做出规定。”窦方旭表示,目前2020年有一个案例是豫金刚石,交易所针对不回复做了最后通牒:如果不回复对其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及相关停复牌处理。

实控人疑云

一段对ST金花来讲,可以说是问题缠身。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被监管部门纪律处分、股民索赔、诉讼不断……

而邢博越也是由于公司大股东筹措款项归还上市公司的过程中进入到公司的。

2020年上半年,因控股股东金花投资的资金困境问题,苏州中院公开拍卖其持有的公司股份4345万股,起拍价2.95亿元。而此次股权拍卖,被邢博越以3.26亿元的价格拍下,成为ST金花第二大股东。

而事实上,在问询公司控制权归属问题之前,关于邢博越的权益变动就已经引起上交所的问询了。

2020年7月2日晚间,ST金花发布公告称,邢博越修订了权益变动报告书,称其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增持比例为公司总股本的5%—10%,可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取得公司控股权。

而在之前一天,ST金花发布的公告中,控股股东金花投资与邢博越都曾表示,双方均无在未来12个月内增减持上市公司股份的具体计划。

2020年7月7日,邢博越披露二次修订权益变动报告书称,其后续增持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且认可现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的控制地位。

上交所表示,公司重要股东增持及谋求控制权计划,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定具有较大影响,是投资者关注的重大事项,公司股东应当根据客观情况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相关信息。而邢博越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权益变动报告书披露信息存在前后不一致。上交所对邢博越予以监管关注。

此次关于公司实控人的问询虽然至今尚未回复,但值得注意的是,在ST金花在最的公告中称,虽然邢博越表示不会主动谋求公司实际控制权,但同时也表示通过公开信息注意到了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面临的债务危机以及期该危机持续发展引起的司法诉讼及其他可能后果等情况,会以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作为自己后续行为的首要考量。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