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玩物得志低价竞拍模式存猫腻 售假、退款难、霸王条款等

2020-11-12 08:43:32 来源 : 中国经济网

近日,国风文化电商平台玩物得志宣布完成8000万美元C轮融资,这家隶属于杭州装点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创立于2018年的APP产品,自成立之初,在融资进程上就一路高歌猛进,短短2年时间,已先后完成5轮融资,此轮新融资距离今年4月刚刚宣布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仅过去7个月时间。

但需要注意的是,频繁融资的脚步,明星破圈的加持,依旧无法遮掩平台内部监管及违规的问题,就在一个月前,玩物得志还被工信部点名通报其存在违规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问题,存在侵害用户权益的不法行为。此外,玩物得志售假、退款难、霸王条款等一直遭用户质疑。作为一款面向C端的消费级App,用户口碑即平台的“生命”,一旦失去用户口碑的护城河,注定会被消费变革时代所淘汰。

玩物得志低价竞拍模式存猫腻 背后现“灰色产业”

今年8月中旬,玩物得志邀请明星潘粤明担任APP首席品鉴官,试图以此跨越出圈,将文玩与明星IP捆绑,但平台上诸如“好物0元起拍”的宣传标语,无底价竞拍的售卖模式,更多的是流于形式,实则是一种宣传的噱头。

经测试,在玩物得志APP上最终以200元价格拍得一款Zippo打火机,但在询问卖家平台鉴别服务时,卖家却称如果需要鉴定服务,不建议竞拍购买。

有趣的是,在完成竞拍后不到1小时,该款Zippo打火机再次出现在新的竞拍活动中并迅速完成19轮加价,且最新加价后的竞拍购买价格依旧为200元。这不免让人疑惑,同一款Zippo打火机,为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同时出现在两个竞拍活动中,且竞拍价格如此接近。

而上述竞拍现象并非个例,在另一家出售Zippo打火机的店铺同样发现类似问题,不同图案款式的Zippo打火机,用户参与加价次数基本都是17次,竞拍价格为170元。

业内人士分析,拍卖一般受用户个人喜好,时间及经济条件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不同类产品,甚至同一产品最终成交价格多少都有不同,而像万物得志上卖家店铺这种成交价格基本一致的情况,难免让人疑惑其背后存在人为控价的猫腻。

在淘宝上搜索“玩物得志”关键词,不少卖家店铺宣传可以做直播推广、店铺引流、加一手等操作。卖家宣称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在玩物得志、微拍堂等平台直播流量观看人次的提升。而这似乎已经成为网络空间“灰暗地带”下的一条成熟产业链。如若真如该卖家所言,能刷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进行流量数据造假,那平台直播真实的用户购买与转化率则要大打折扣。

除了直播观看人数被疑存遭假问题之外,玩物得志目前平台的全流程鉴别服务仍不完善。据悉,玩物得志目前覆盖的鉴别品类包括书画篆刻、木雕、翡翠、紫砂等六大品类,而打火机目前还不在平台鉴别服务中。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用户在该平台拍卖到六大品类以外的商品,则无法享受平台的鉴别服务。

玩物得志打宣传牌玩“文字游戏” 损耗用户口碑

此外,玩物得志所还主打无底价竞拍、好物0元起拍等吸人眼球的活动。在玩物得志平台上不少商品必须通过“加一手”操作后才能竞拍。以上图中购买大红袍茶举例,仅“加一手”后价格则变成388元。这也就意味着,虽然该商品是0元起拍,但只要用户参与购买,最低购买价格即为388元。如此看来,此类吸睛活动更多的是在和用户玩捉迷藏的文字游戏,实则是一种宣传噱头。

如果说低价竞拍玩法猫腻是玩物得志监管难以逾越的障碍,那投诉频发则为其敲响了警钟。随着融资进程步步紧逼之下,玩物得志的野蛮生长路径也越发明显。

截止目前,黑猫投诉、聚投诉平台显示,玩物得志如今的投诉量累计超2000条,其中“假货”、“退款难”、“虚假宣传”等为投诉重灾区。

11月9日,谷先生在聚投诉平台表示,玩物得志平台欺诈质保金,其看到商家承诺免费开店的宣传,被忽悠花费1000元质保金开店,而支付后1000元实际是作为技术服务费,且不能退还。而此类投诉问题并非个例。同日,和谷先生有一样的遭遇的许先生也表示,其在玩物得志支付1000元保证金后,平台不予退款。

根据玩物得志平台规则显示,入驻玩物得志开店的商家需缴纳1000元技术服务费,且平台规定“开店成功既视为玩物得志已按照约定履行了技术服务提供义务,无论您是否实际使用该服务,均不退还已缴纳的技术服务费”。此外,根据不同品类入驻商家还需缴纳金额不等的质保金,比如银饰或钻石品类目的质保金是10万元。

对此,北京天洛律师事务所黄立斌律师表示,一方面,平台宣称概不退费,确实很强势,存在霸王条款的嫌疑;但另一方面,从电商平台的角度上来讲,如果店铺已经开设,相当于电商平台工作量已经付出,如果后期店铺由于用户的原因没有进行维护而要求退费,电商平台由于已经付出相当的工作量自然有理由不进行退费。

正如玩物得志创始人兼CEO唐金尚所言,目前国风文化品类仍处于早期阶段,玩物得志仅完成了文玩渠道的线上化,行业中很多工艺美术及文化相关品类还未到品牌化阶段,处于供给分散、质量与服务良莠不齐的状态。

眼下,玩物得志在文玩行业知名度尚在打磨之中,但其APP在用户心目中的口碑却逐渐被屡屡投诉的用户问题所淹没,正处在坍塌的边缘。如果玩物得志继续放任用户屡屡投诉的问题,不加以重视,势必对品牌形象造成不可逆的负面影响。此外,一味靠融资,明星引流,依旧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平台自身监管的漏洞与风险问题。对于玩物得志而言,除了在产品本身逻辑、平台监管上下功夫以外,更应注重品牌化价值的缔造,真正做到让用户可以放心购买文玩产品的专业渠道。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