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金利华电减值判断与同行相悖 问询回复漏洞百出

2020-06-12 13:32:28 来源 : 证券时报

6月8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持续强化上市公司监管,不断提高违法违规成本。财务造假是证券市场的“毒瘤”,必须坚决从严从重打击。

2018年金利华电(300069)巨额计提减值导致业绩巨亏,在2019年部分存货转回实现盈利,转回部分占2019年净利润高达191%。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针对监管部门的《问询函》,金利华电却给出了漏洞百出的回答,不仅与产业和同行的情况和做法相悖,而且与自身实际订单和曾公告的情况不一致。

减值判断与同行相悖

对比国家政策加码、同行公司乐观预期和减值下调,金利华电逆产业“财务大洗澡”的理由非常苍白,对2018年和2019年两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也是漏洞百出。

首先来看2018年,金利华电全年完成营业收入1.84亿元,同比下降29.14%;净利润亏损1.78亿元,同比骤降1095.74%。其中,金利华电绝缘子业务完成营业收入1.06亿元,同比下降47%。与此同时,金利华电资产计提巨额减值损失1.62亿元,包括存货、固定资产和商誉分别计提减值损失1.15亿元、3802.22万元、779.96万元。据Wind统计显示,2010年上市至2017年期间,金利华电资产累计减值金额为0.4亿元,8年减值总额大约为2018年的25%。

在2018年度报告中,金利华电提示,上市公司绝缘子存货中占比较重的自制半成品积压且库龄较长,绝缘子产品的期后中标价格也较上年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造成自制半成品及库存完工商品的可变现净值降低。因此,金利华电当期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1.15亿元,若未来中标价格持续下降,仍存在存货减值风险。

显然,产品中标价格低以及对未来行情的悲观预期,这是金利华电做出巨额减值的重要原因。需要指出的是,同行大连电瓷2018年业绩下滑,进而被金利华电写进回复函作为重要参照。两家公司都是做绝缘子业务,在产品类型上有所差异,但均主要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直接销售给电网以及下属子公司,经营情况与国家主管部门对行业支持情况息息相关。

金利华电在2018年年报中认为,自2012年起全国电网总投资增速趋于平缓,保持在10%左右的稳定增长;2017年,全国电网工程建设投资完成5315亿元,同比下降2.2%,整体来看中国电网建设高潮期已过。国内电力设备产能过剩情况显现,行业洗牌情况严重,加之电力设备价格走低,部分企业的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但同行大连电瓷却给出了行业发展的良好预期,2018年对库存商品计提跌价准备仅206.49万元,这与金利华电进行巨额资产减值完全不同。

2018年年报中,大连电瓷认为,2018年后期,行业形势有所改变,国家能源局新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为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发挥重点电网工程在优化投资结构、清洁能源消纳、电力精准扶贫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决定加快推进青海至河南特高压直流、白鹤滩至江苏、白鹤滩至浙江特高压直流等九项重点输变电工程建设,涉及“七交五直”12条特高压线路建设。

大连电瓷称,本轮特高压建设将从2019年持续至2020年,这将给绝缘子行业带来机遇,绝缘子行业的景气程度在经历一年低谷后已开始复苏。在资产减值损失方面,大连电瓷2017年和2018年金额分别为2608万元、1593万元。

合同无精确签署时间

上市公司资产巨额减值主要来自大股东的判断,俗称“财务大洗澡”,是财务造假的重要征兆之一。资产巨额减值之后,逐年转回释放成为利润,不仅可以规避可能连续两年亏损被ST的命运,还可以制造公司业绩不断向好的假象。

至于自家公司玻璃绝缘子在特高压的市场地位,金利华电通过互动易这样表述:公司是国内少数拥有成熟的交、直流特高压玻璃绝缘子生产技术的厂商,也是国内少数具有等静压技术生产铁道棒形和大棒形绝缘子产品、批量生产长棒形瓷绝缘子能力的厂商。

2019年,金利华电经营业绩回暖,完成营业收入1.98亿元,同比增长7.43%;净利润1733.2万元,同比增长109.7%,实现扭亏为盈。但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金利华电转回存货跌价准备3322.51万元(包括在产品和库存商品),合计占当期净利润的191.7%;此外,上市公司转回应收账款减值准备1295.84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74.77%;两项数据加总,则高达4618.35万元,是当期净利润的两倍半还多。

对于业绩的提升,金利华电解释主要原因为,已计提跌价准备的绝缘子产品于当期实现销售,而在2018年公司对相关产品存货计提跌价准备1.15亿元,给出的理由则是部分存货库龄较长或自爆率较高,预计难以销售。

但针对2019年年报,深交所也存有疑虑,并于2020年5月底向金利华电下发《问询函》,要求金利华电区分实现销售转回的存货产品型号,说明相关销售情况与2018年报中的预计情况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是否存在通过存货跌价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根据金利华电对《问询函》回复公告,有关合同签订和发货时间的两个表格中,金利华电将合同签订全部披露为2019年,发货时间其中一个表格已发货披露到季度、另一个表格预计发货均为2020年。合同签订时间是关键事项,但是金利华电未予披露。

按照惯例,金利华电从签订合同到发货需要数周至数月时间不等。许多转回的存货是2019年第一~三季度发货,而回溯到2019年5月29日,金利华电仍对监管部门表示,存货大幅减值处理。进一步来看,金利华电还将当期跌价准备转回,主要订单合同签订时间全部笼统披露为2019年。

有投资者指出,这就存在一个时间差问题,如果金利华电许多合同订单是在2019年5月29日之前签署,而对2018年进行巨额计提跌价损失,却又在2019年算作转回存货跌价准备,这就涉嫌财务大洗澡。

贵电合同单已全额回款

金利华电主要客户为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及其各地电力公司,90%比例采用直销模式,通过投标方式获取订单。

实际上,电力设备采购行业实施严格的预算管理制度,各电网公司和电力公司的投资立项申请与审批相对集中在每年的上半年,执行实施集中在下半年,年底对当年已实施工程在项目投资预算内结算付款,因而绝缘子企业对电力系统的货款回收也相对集中于下半年或者年底。

但在2019年4月26日,金利华电披露2018年报,其中约70%存货在产品计提减值。2019年5月29日,金利华电回复监管部门《问询函》,对存货大比例减值和行业的判断未有变化,仍然咬定订单情况、价格预期、行业情况非常差,坚持对大部分存货在产品进行巨额减值处理。

进一步来看,金利华电将玻璃绝缘子市场回暖的起始时间认定为2019年度下半年开始,此后公司积极响应和参与电网的投标以提升公司玻璃绝缘子业务量。

需要指出的是,金利华电与贵州电网的合同从签署到执行,最后全额回款,整个过程都有让人不解的地方。

《问询函》回复公告显示,金利华电2018年末认为,2018年与贵州电网签署框架协议,2018年度未实际执行,所以判断该协议未来是否继续执行存在不确定性。然而,2019年一季度和二季度,该协议就已执行,金利华电向贵州电网发货,并且全额回款。

此外,2016年~2017年,金利华电的财务总监和董秘更迭频繁。2016年12月,金利华电财务总监和董秘双双离职;2017年3月才开始履新财务总监兼董秘的鲁佳斐,又在2017年10月辞去财务总监、2018年3月辞去董秘。2017年10月,魏枫开始担任金利华电财务总监,之前为康美药业上海分公司财务副总监。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