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怎么回事 为何会成为仙股

2020-06-24 13:59:37 来源 : 每日经济新闻

在克莉丝汀官网上的公司“里程碑”项下,时间似乎永远停留在了2012年。

这一年,是克莉丝汀成立20周年,公司成功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在长三角地区拥有店面逾千家,营收13.88亿元,被外界称为“烘焙第一股”。

此后,“里程碑”再无更新,衰败随之而来,市场环境急剧变化,公司更深陷内斗泥沼。只8年,如今市值不到3亿港元,2019年营收降至5.52亿元,门店数量减少至476家,净利润更已连续7年为负。

这家公司最近之所以能唤起资本市场的“记忆”,是因为股价异动。

今年2月26日,克莉丝汀股价在最后一分钟被拉起,最终当日上涨150%。5月11日午后,股价又被一路拉升,从开盘的0.130港元,最高上涨到0.780港元,最终收盘上涨361.54%。后一个交易日中更一度被拉高到1.30港元。但好景不长,此后公司股价又节节败落。

“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是如何一步步沦为“仙股”的?

5月26日,罗田安向港交所递交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作为公司创始人,他已经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很长时间。在举报信中,罗田安称公司执行董事朱永宁通过非法手段获得股权和投票权。

且在2020年5月11日到5月15日间,公司股票呈现不寻常的暴涨暴跌,罗田安认为系“朱永宁为了控制董事会席位,在2020年5月21日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之前,主要通过金利丰证券行在市场上买入股票增加投票权避免两位董事被罢免”所致。

在罗田安看来,正是上市后连绵不绝的内斗,拖垮了克莉丝汀。而面对罗田安的有关指责,朱永宁则表示对方“不诚信,一片谎言”。

多年“折腾”耗元气

2017年11月17日,克莉丝汀创始人罗田安被罢免董事职位,这虽然让公司的“内斗”大白于天下,但却不是克莉丝汀内斗的开始。

上市后不久,原持股12.03%的日方股东希望退出,这部分股份最终由林煜接手。2015年7月24日,克莉丝汀发布公告称林煜担任非执行董事。

林煜进入前,克莉丝汀的业绩并不好,2012年,公司营业收入13.88亿元,净利润2008.50万元,同比猛降了79.04%;2013年,克莉丝汀亏损3741.50万元;2014年,亏损金额增大至1.51亿元。

公司亏损,罗田安和林煜之间也意见不合。“林煜有不同意见,每次都闹得沸沸扬扬,在会议上越闹越僵,一部分小股东也支持他。”罗田安说,当时双方的纷争主要在经营层面,尽管他仍实际掌控公司的经营权,但纷争也让克莉丝汀原本就不佳的经营状况一直无法得到改善。

就罗田安的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林煜,表达采访意愿,但始终未获得回应。

2015年至2017年,克莉丝汀的营收分别为10.62亿、9.26亿、8.05亿元,同比下降15.27%、12.81%、13.03%。

2018年,朱永宁登场。当年11月,克莉丝汀公告称,朱永宁获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罗田安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

克莉丝汀2019年年报介绍,“朱永宁于复旦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取得硕士学位,为高级经济师,有超过25年金融业工作经验。自1990年起,历任江苏省建行国际业务部主任科员、中国投资银行江苏省分行支行行长、南京光大银行汉中路支行行长,及华夏证券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顾问。2006年至今,担任国泰君安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罗田安告诉记者,早在2018年9月,朱永宁就曾试图收购他持有的股份,“当时他来找我,说我年纪大了,该享福了,让他来经营,要收购我的股票,还让我说服我这边的小股东们一起把股票卖给他,分3期付款。他先给了我一笔钱,说要签订协议分期付款,之后在公开市场交易。”

罗田安说,2018年收下400万美元后,他曾派人了解过朱永宁的情况。“他的办公室就几个人搞投资,没有人做过实体经营的。”

而据罗田安了解,与朱永宁有过接触的股东也不仅止他一人。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克莉丝汀2018年年报里载明的董事持股列表内,并无朱永宁的姓名。

到2019年初,罗田安称,根据双方的约定,他和数名小股东前往香港准备进行股权转让交易,但等待两三天后,朱永宁本人却没有现身,这让罗田安开始质疑朱永宁进入克莉丝汀的真实目的。“我认为朱永宁并不是真的想好好经营克莉丝汀,而是看重克莉丝汀的资产。”罗田安说。

今年5月16日晚,罗田安曾与朱永宁见面,双方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再次商谈。

罗田安告诉记者,在见面之前,他已经与朱永宁通过微信谈论多次,主要涉及股权交割时间及金额。从罗田安展示的聊天内容来看,双方在2018年9月开始接洽,但交割时间一拖再拖,罗田安对此不满,认定朱永宁没有足够的资金,采取拖延战术,并不是真心想收购股权。

当天双方最终没有签订协议,不欢而散。

“四面楚歌”罗田安

在5月21日的克莉丝汀股东特别大会上,面对股东对克莉丝汀未来发展规划的问题,公司财会部副总裁廖维纶表示,目前公司没有明显的控股股东,没有办法拍板做明确的决定,谁也没有绝对的优势来决定公司未来的方向,董事会意见无法整合,公司发展方向无法明确。

虽然根据2019年年报,罗田安持有克莉丝汀18.24%股份,朱永宁持股比例为11.86%。但在公司内部,罗田安似乎无法得到更多支持。

2019年1月10日,克莉丝汀第一大股东Sino Century Universal Corporation曾书面要求委任罗田安担任执行董事,并罢免8位董事。但反对票比例达到55.4026%。

数据来源:克莉丝汀历年年报

“因为亏损,克莉丝汀的股价一直不好,对于小股东而言,也赚不到钱,所以在朱永宁愿意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他们的股份时,双方就达成了一致。”曾任克莉丝汀某部门负责人的王永(化名)以旁观者的角度看来,罗田安被“赶下台”的直接原因是经营不善。

“罗田安本身不会经营,‘骗’我去投资了克莉丝汀……我宁愿克莉丝汀倒闭,也不想再提克莉丝汀。”曾任克莉丝汀董事会主席、现任执行董事林铭田接到记者的电话时,情绪颇为激动。

林铭田还表示,目前已经有新的团队进驻克莉丝汀董事会,很快就有新的局面。但截至发稿,克莉丝汀没有发出有关董事会的变动公告。

5月21日克莉丝汀股东特别大会现场,现场八人列席,背朝向:右起江若娴、罗田安、江辉平(拟选新董事)、总经理黄建胜、廖维纶;面朝向:右起朱永宁秘书、朱永宁、卢文强(前董事)实习记者 舒冬妮 摄

前董事周晨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股东方进入克莉丝汀,必然是看好其发展,会尽力经营,克莉丝汀曾经现金流充裕,也有很多机会,但由于股东经营理念不同,一直内斗也没有好好经营,最终导致连年亏损。

在另一名前董事李益(化名)看来,面对烘焙行业激烈的竞争和变化,克莉丝汀的发展需要变革成为客观事实,部分股东认为罗田安无法带领克莉丝汀继续前进的情况下引进了新股东,但新股东的发展方向是否正确目前也无法得出结论。

“罗田安作为创始人经营克莉丝汀多年,有很多感情和执着,有比新股东更多的情绪;而朱永宁对土地资源和房地产经营有着丰富的经验,作为新股东对行业的认知理解不一样,并且克莉丝汀仅是他整个产业的一部分,所以派了职业经理人经营克莉丝汀,尽管结果可能不那么好,但目前还没有最终证明谁对谁错。”李益说。

没法赢得更多小股东的支持,罗田安寄望于“釜底抽薪”。

5月26日,罗田安实名举报朱永宁非法交易并向港交所递交举报信。

罗田安在举报信中称,朱永宁通过非法手段获得公司的股权和投票权,首先和其他的股东商量并私下签署协议以高于市场价格收购股东手上的股票,分两段付款,以支付股票买卖订金方式获得小股东投票权,从而进入董事会。同时利用股东权利罢免和他意见不一致的董事会成员。股票收购成功并且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后,为了避免全面要约收购,通过人头代持上市公司股份。

罗田安还提到,2020年5月11到5月15之间,公司的股价最多一天爆涨500%,突然放量成交,在董事会没有任何披露内幕消息的情况下公司股票在短短几天呈现不寻常的暴涨暴跌,并且从披露易网站不难看出其中金利丰证券行买入的股票最多。据可靠消息,在4月28日的公告——建议罢免以及委任董事的特别大会的公告中,其中建议罢免两位董事分别是詹益升和卓启明,由于两位董事实际为朱永宁的支持者。朱永宁为了控制董事会席位,在2020年5月21日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之前,主要通过金利丰证券行在市场上买入股票增加投票权避免两位董事被罢免。最终结果以53.96%投票票数反对罢免两位董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多次就相关事宜联系朱永宁,其并未就细节问题一一回应,仅表示罗田安“不诚信,一片谎言”。

错过黄金发展期

经营始终不见起色,近三年,克莉丝汀董事会主席频频换人。

2017年11月17日,罗田安被罢免董事会主席后,2018年8月30日,林铭田接任。不到2个月,10月22日,克莉丝汀公告称林铭田因有意投入更多时间于个人业务因此辞去董事会主席。同年12月17日,朱永宁获任董事会主席。半年之后,2019年6月12日,洪敦清又接替朱永宁成为董事会主席。2020年5月22日,克莉丝汀2019年年报中宣布,洪敦清辞任董事会主席,徐纯彬继任。

3年时间,5任董事会主席,克莉丝汀显然不是一家稳定的公司。

上海地区历来是克莉丝汀营收的主要来源之一,2019年,来自上海地区的收入占克莉丝汀总营收约66.29%,较2018年度的58.21%有所增加,不过营收较2018年度减少了2064.50万元,下降约5.34%。

数据来源:克莉丝汀历年年报

克莉丝汀的开店速度明显低于关店速度,曾经的市场份额不断被新玩家蚕食,业绩仍在亏损,罗田安与朱永宁的“战争”结局未定,徐纯彬作为现任董事会主席对于克莉丝汀的发展是否有新规划?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徐纯彬,但截至发稿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在克莉丝汀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赵默(化名),时时刻刻能感受到上海市场的激烈竞争给公司带来的冲击。

“以前的蛋糕都是硬硬的,保质期能有三十天,也都放杂货店卖。而克莉丝汀是专门的蛋糕面包店,推出鲜奶蛋糕,新鲜好吃,很有冲击感,一下子就吸引了顾客。”

一度,每到过年时,克莉丝汀的蛋糕就供不应求,“顾客一进门就会说蛋糕来一个,哪怕蛋糕在运输的过程中有所损坏,边角坏掉之类的,也会被顾客一抢而空。对于当时的顾客来说,能买到就意味着体面,就很满足了。”赵默回忆说。

罗田安开始扩张,凭借遍布大街小巷的连锁店,克莉丝汀获得了消费者信任,赵默说,那是克莉丝汀最辉煌的时代。

但这份辉煌并没能长久地维持下去,烘焙行业入局者不断增多,消费者对蛋糕不再感到新奇,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克莉丝汀的顾客也在不断流失。“少一点,再少一点,后面再拉也不来了。”赵默这么形容克莉丝汀客流量减少的情况。

在同行业公司有超过十年工作经验的王永,跳槽后加入了克莉丝汀。

王永知道克莉丝汀的问题所在,“克莉丝汀经营上分为上海、浙江、苏南、南京四家分公司,每一个分公司都有负责人。2017年前,罗田安还是董事会主席,如果业绩不好,无可否认他的责任最大,但各区域的负责人是否完全遵照总部命令行事,贯彻执行是否彻底,门店的产品和服务质量是否达标,都是需要考量的问题。所以,总体指挥上出了方向性错误,加上各区域负责人没有达到要求,管理和销售都出现问题,才会导致业绩一路下滑。”

“部门老主管基本很难接受新的东西,克莉丝汀的线上还停留在‘幼稚园’的阶段,企划部的设计无论是包装还是产品都已经跟不上时代了。”王永说。

“我也跟罗董聊过,只要给我新人,我很容易就把市场给做好了,罗董很支持我,但在执行过程中会有很多问题。举个例子,现在克莉丝汀的门店服务人员都是老员工,拿着上海的基础工资,所以也很难在服务态度和质量上有要求,如果我想提高服务品质,招年轻人进来,就必须改变薪资结构,请对的人来做对的事,但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会愿意配合你,他会告诉你公司制度就是这个样子。”

“单靠一个人没有办法改变克莉丝汀。”这是王永最终得出的结论,两年后,他不得不选择离开。

“这十年是中国烘焙发展的黄金时代,克莉丝汀错过了。”王永说。

结局如何尚未知

没有实控人、股东各有自己的发展思路、经营状况长期没有起色,克莉丝汀的未来要何去何从?

虽然没有在克莉丝汀担任任何职务,但罗田安说,他仍要出面解决供应商等方面的问题。在他看来,克莉丝汀的衰落不是因为经营不善,根本原因在于内斗耗费了绝大部分的精力,“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好好经营克莉丝汀?”罗田安说。

“拉锯战已经持续多年,显然,罗田安作为大股东已经失去了最佳反击的时机,现在能做的要么通过在二级市场增持股份,要么争取更多小股东的支持。”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罗浩律师认为。

“公司连年亏损,新股东方进入要取得控制权,其实市场上有很多这类专门处理不良资产的基金或个人,没有错与对,这就是他们的生意,他们有可能是‘捕食者’,也有可能是‘救星’,他们有存在的价值和基础,这是正常的市场选择,属于纯市场行为。”罗浩律师对记者分析道,“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创始人作为大股东自己也应该反思,公司为什么会失控,自己为什么会被赶出董事会,以及在新股东方进入后是否有利用公司章程来维护好利益,这些都是要反思的。”

2013年,罗田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将以商超为主要渠道大力推广西式冷链产品,但当时也面临市场、消费者和技术还不成熟的问题,加之公司内部纷争,计划并没有得以继续推行。

“2013年,我们投资了一亿美元,在南京建全自动化的冷链生产工厂,未来产品可以批发给面包店、酒店、西餐厅、自己的连锁店还有加盟商,产品被标准化、保质期长、味道好,这样的产品没有折损率,我们在几家店推行过,很受消费者欢迎,但之后公司就陷入纷争了………”

如果“内斗”结束,经营问题会解决吗?

罗田安有他自己的想法,“现在就是要开源节流”罗田安表示,一方面要解决产量过剩的问题,继续关闭亏损老化的门店,关停一两个工厂;另一方面放开全国经销商通路推广新产品,同时适当的处理固定资产,加大资金投入保证公司经营。

罗田安告诉记者,2008年开始,克莉丝汀就在传统烘焙类产品线的基础上增设了健康类产品线,结合冷链技术延长保质期,从日本引进产品配方、生产工艺及设备,现在在消费升级的市场下,消费者对健康类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这也将成为克莉丝汀未来重点的发展方向。

此外,2019年下半年开始,克莉丝汀的部分产品不再仅限于直营店专卖,在销售网络上拓展全国通路,“我们现在就是降低利润,扩大销量。”罗田安说。

以目前主推的健康类产品蒟蒻果冻为例,克莉丝汀南京厂长吴代军告诉记者,从2019年7月与广州一经销商合作以来,仅经销商的月销量就从5000箱变成了10000箱,超过克莉丝汀所有门店月销量总和的三倍,目前生产计划已经排到七月下旬,工厂生产的80%都为经销商供货。

“我们的产品配方已经经过了十余年的改良,原料和设备都是进口的,市场上的可替代性很低,形成了我们独有的优势。”吴代军认为克莉丝汀在行业内仍然具有竞争优势。

根据罗田安提供的数据,2019年健康类产品在克莉丝汀整个产品线的占比为3.65%,目前占比增至7.89%,而线上营销发展之后,这个比例还将不断提高。

罗田安说,疫情加速了旧门店关闭,他打算引入新鲜血液,升级门店,重振克莉丝汀,“在我退休之前,我希望能让克莉丝汀‘起死回生’,重新找到新的接班人,再创辉煌。对于觊觎克莉丝汀资产的人,我宁愿战死在商场,也不愿受屈辱。”

但罗田安能否如愿重回克莉丝汀尚无定数,市场是否能重新接受克莉丝汀更不得而知。

记者手记丨 公司发展勿让内斗拖后腿

不管对业界还是消费者,“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似乎已被遗忘很久,克莉丝汀也已不再是烘焙界的标杆,相反,大家对克莉丝汀最近的印象是“董事会内斗”“创始人罗田安败走”……

记者最初关注到克莉丝汀是因其在港股市场的异常表现,5月11日午后克莉丝汀股价一度暴涨500%,从开盘的0.130港元,最高上涨到0.780港元,当日最终收盘上涨361.54%。业内人士曾对记者表示,克莉丝汀内斗已被业内共知,在二级市场早已成仙股,盘小好操作,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

在追踪克莉丝汀内斗始末的近一个月中,记者采访到创始人罗田安、董事会多名成员、老员工、前员工、业内人士等,也目睹过散漫的董事会,一方董事携数十人在公司“示威”……无法将现在的克莉丝汀和昔日风光无限的烘焙第一股联系起来。

创始人罗田安一口咬定新股东方朱永宁“无心经营,意图资产”,而朱永宁则说罗田安“不诚信,一片谎言”,夺权旋涡中的双方各执一词。在资本市场、利益面前,每个参与方都有自己的考量,但不能团结一致促进公司发展是最致命的。

现在没有人对克莉丝汀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各方股东还在争权,一个公司没有主心骨,何谈发展?2013年,克莉丝汀的门店有1052家,这也是其门店遍布长三角的巅峰时期,但截至2019年底门店数已锐减至476家。

克莉丝汀的危机摆在面前,这给所有公司的一个启示是做好公司顶层管理至关重要,团结一致才能谋发展。因为,内斗真的能拖垮一家上市公司。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