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国台酒业募资费金额虚高6.5亿 与郎酒争夺“酱酒第二股”

2020-06-11 09:35:19 来源 : 中国经济网

近日,国台酒业、郎酒先后披露招股书,向A股市场奋勇前进。一时间,“酱酒第二股”之争也成为行业热点话题。

那么,究竟谁能荣登“老二”宝座?我们先来看看国台酒业的情况。

一、募资费金额虚高6.5亿

根据招股书显示,本次国台酒业拟募集资金25亿元,其中20亿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剩余5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招股书披露的项目总投资25.22亿元推算,每吨所需费用38.80亿元。

而根据郎酒再IPO招股书中披露,此次募投的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投资总金额49.92亿,募集资金使用金额42.74亿元,项目建成后将新增优质酱香型基酒产能22700吨,以此推算每吨所用费用21.99万元。

再看,酱香白酒“老大哥”茅台的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项目,总投资金额83.84亿元,每吨所用费用27.94万元。

照此来算,国台酒业这项6500吨酱香酒的技改工程比郎酒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每吨投入费用高出16.81万元,比茅台3万吨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所需费用每吨高出近11万元。

如果按照每吨高出茅台、郎酒技改项目10万元保守来算,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可能虚高了至少6.5亿元的费用。

众所周知,国台酒业一直对外宣称“学习茅台,做好国台”。难道国台酒业比茅台、郎酒的酱酒生产工艺更复杂?且国台酒业也在招股书中明确指出,其对标产品就是赖茅酒、王茅酒、华茅酒等茅台系列酒。

就此中华网酒业致电国台酒业,相关人员回应称;“我这边只负责记录,不接受采访,具体可以将采访内容发送到邮箱中。”

于是,中华网酒业向国台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令人出乎意料的还有,在建工程中出现了与募资项目同样的名称——“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并于2017年就开始投入资金建设。而本次募资的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2018年才立项,2019年得到环评批复。

二、关联交易错综复杂,经销商中关联方102家

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前5大客户中,只有北京中酿国际酒业有限公司(简称“北京中酿”)和山东鉴茅酒业有限公司(简称“鉴茅酒业”)未列入关联交易中。

通过股权穿透显示,王富强通过广东粤强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投资了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酒仙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中酒仙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北京中酿国际酒业有限公司。而王富强于2018年2月至4月期间通过其控制的广东佰利达粤强投资有限公司向国台酒业有限进行增资持有国台酒业1.19%股份。上述公司亦是国台酒业的关联方,也位居五大客户之中。

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国台酒业的前五大客户中,除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连续三年位列第一大客户外,第二,第三大客户的交易都为关联方交易,而第四、第五客户,两者成立仅仅一年,就位于国台酒业2019年度的五大客户之列。广东润兴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03月21日,参保人数2人,山东鉴茅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06-28名字住所变更核准于2019年01月23日,参保人数0人。

不仅如此,有102家经销商与国台酒业存在关联交易,且正在执行的前10大经销商合同中,通过关联方持股的经销商占近一半。其中有,王富强控制的粤强系4家企业为第一大客户,北京匠心天酿商贸有限公司、天津正泰商贸有限公司、泰安市泰山名饮有限公司分别为第五、六、七大客户。

除此之外,2017至2019年,国台酒业向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44家企业销售商品金额及分别为5123.77万元、6826.64万元和8012.65万元。

国台酒业还经常性向天士力系采购矿泉水、茶产品、人参产品和枸杞等食用类商品,报告期内,该类促销用品采购金额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0.70%、0.83%和1.38%,比重逐年上升。

对此国台酒业表示,主要系白酒产品销售规模扩大、按促销政策配套所需促销品需求增加所致,但招股书中并未详细披露商品单价。

三、负债率高行业均值2倍,15项房屋建筑被抵押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财报显示,近几年国台酒业负债率巨高不下。2017年-2019年负债率分别为86.71%、58.30%、61.10%。2017年底-2019年底,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6.71%、58.30%、61.10%。其负债率都高于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的2倍。

数据显示,2019年底,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仅为32.34%。其中,部分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甚至低于20%,如青青稞酒,资产负债率最高的老白干酒,也仅为52.55%。

对此,国台酒业表示,2019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小幅上升,主要系公司为推进怀酒酒业和国台农业收购计划增加外部借款所致。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该年度支付的利息为1.13亿元,并且这些负债将在未来3年内陆续到期。而截止2019年12月31日,国台酒业货币资金为10.22亿元,相比于有息负债,还存在约8亿的缺口。

此外,国台酒业旗下金士酒业、国台酒业有限、国台酒庄下15项房屋建筑物已用于提供抵押担保。

其中,国台酒庄与长城国兴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天津大通融汇租赁有限公司签署的《回租租赁合同》提供了抵押担保,目前仍处于抵押担保状态。因房屋建筑物所在土地办理了融资抵押而暂时无法办理房屋所有权证书的房屋建筑物共4项,建筑面积合计约22,980.00m,占比为10.06%,账面价值为0.90亿元、占国台酒业2019年末固定资产账面价值的7.02%。

四,毛利率不及郎酒

2017年-2019年,国台酒业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71.43%、73.21%、75.84%;郎酒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7.71%、75.38%和80.94%,以增长趋势来看,显然郎酒更胜一筹。

从可比上市公司来看,2019年郎酒毛利率仅次于老窖排名第五,而国台酒业略高于皇台酒业排名第八位。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国台酒业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5.73亿、11.77亿和18.8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各自约为0.71亿、2.47亿和3.74亿元。

经营情况方面,2017至2019年,郎酒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和83.4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和24.44亿元。

以此来看,在营收方面在可比白酒上市公司中,国台酒业排15名,郎酒排第8位;净利润方面国台酒业排14名,郎酒排仅次泸州老窖排名第5位。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