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特别关注 > 正文

治病还是还债? 这个筹款人被“水滴筹”告了

时间:2019-03-27 10:46:10    来源:北京广播网    

2018年4月在“水滴筹”平台以40万元为筹款目标,最终筹款15万多元的莫先生,被举报称没有积极地将全部善款用于儿子疾病的治疗。因此,“水滴筹”以违反平台《用户协议》等规定为由,将莫先生诉到法院,要求返还全部善款。3月25日,这起案件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新闻广播记者王悦的报道:

(被告回忆孩子生病情况):“孩子出生三个月身上出了斑点,然后就发现血小板是非常的低”

由于来京诉讼不便,被告莫先生以视频形式参加了庭审,讲述了儿子从患病到去世的过程。虽然对孩子去世表示同情,但原告“水滴筹”仍指出,莫先生没有积极地将所有善款用于儿子治疗,

原告:“医疗报告显示第七次住院期间患者心包积液病情严重,医院下达过病危通知,5月8日医院会诊意见是转ICU被家属拒绝,随后家属要求出院,直至患者死亡都没有进行治疗。”

对此莫先生辩称:“唯一的方法就是心脏移植,没有具备这个条件,没办法,”

庭上,原被告双方围绕孩子治病到底花了多少钱及善款的去向等问题展开论辩。

“水滴筹”认为:“被告收到水滴筹筹款后,各项资助总额已经超过其医疗费用的总和,此外被告的家庭有三个沿街门脸可供出租,根据被告陈述所得款项其中10万元用于归还其他债务,证明被告确实挪用存款。”)

莫先生否认存在虚假行为,并对治疗金额持有异议,称除35万多元住院费用外,仍有4万多元看门诊及移植手术相关费用:

“报销的时候发票原件都不在了,我也没了”

同时“水滴筹”在庭审中直指此事涉及诚信问题,

原告:“被告严重的违反协议约定,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应当通过法律予以纠正,我们今天来到法庭是为了诚信”

但莫先生认为,

被告:“我现在和我老婆闹离婚,所有的举报人都是他那边家里人,他的朋友,这个和社会公德没有一点关系,我一直就是答应还的,但是看掉的就不算,然后这个钱是要和我老婆两个人分担的”

庭审持续近三个小时,法院要求莫先生于未来10天内提交完全部看病收据。案件没有当庭宣判。

当下,网络募捐信息众多。记者通过街采发现,大部分人都有相关捐款经历。

市民:“轻松筹啊啥的那种,然后一看人转发了象征性的就捐一些了!”

同时也普遍提到对信息真实性的怀疑。市民王先生等人表示,

市民:“我捐的吧必须看底下,有时候有人证明这个人真的得病了,然后才捐”

记者通过爱心筹、轻松筹和水滴筹官网了解到,仅这三家平台,大病求助网络筹款总额便已超过400亿元,惠及家庭超300万个。水滴筹方面回应记者,2018年10月,三平台已联合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和自律公约,通过加强求助信息前置审核及建立失信筹款人黑名单等,升级改造平台,推动行业自律,抵制恶意行为。

相关新闻

凡本网注明“XXX(非香港赛马会)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