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周刊龚巨平2019-01-24

  南京莫愁湖有一副联语。联云:“出西州门迤逦而来,看桑麻遍野,花柳成蹊,十万户重睹升平,遗爱难忘,白叟黄童齐堕泪;与中山王后先相望,幸湖水波恬,石城烽靖,五百载刚符运会,大名并峙,衮衣赤舄更图形。”

  据传曾国藩卒后,金陵士绅悲声咽塞于清凉石城之间,遂绘曾国藩像,供奉于莫愁湖胜棋楼上,春秋致祭,并请全椒薛时雨撰写上副挽联。

  在薛时雨等士人心中,曾国藩是对国家有创复之功的中兴名臣,和中山王所谓“后先相望”“大功坊合配中山”。

  联语中的中山王即明初开国功臣徐达。

  莫愁湖为南京城西名胜之地,风景殊胜。相传明初朱元璋和徐达在莫愁湖弈棋,徐达将棋子下成“万岁”二字,让朱元璋大为悦服。为表彰徐达的功绩和棋艺,朱元璋将弈棋楼改为“胜棋楼”,并将整个莫愁湖赐予徐达,作为所谓的汤沐之邑,永为徐氏世业,胜棋楼也成为徐氏后人纪念徐达的场所。今天在莫愁湖公园景区胜棋楼的介绍中,依然是与徐达相关的典故。

  我记这副对联,是以考古人的视角对徐达遗存进行探究。

  徐达早年从太祖朱元璋起兵,先崇捧日之心,遂作擎天之柱,洪武三年十一月进封魏国公,十八年二月卒,追封中山王,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位皆第一。其魏国公爵位由长子辉祖一系世袭。第三子增寿,以翊戴燕王功,追封定国公,并予世袭。徐氏一门两公,赏延后裔,世叨荣宠,在明代诸功臣中极为贵显。

  徐达在南京留下众多文化遗产,除莫愁湖外,尚有瞻园、白鹭洲公园,以及徐达家族墓葬及出土的大量珍贵文物。对于考古工作者而言,发掘墓葬是经常遇到的事情,而在南京进行墓葬考古,徐达家族墓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南京徐达家族墓地位于钟山之阴板仓街。钟山之阴的丘陵地带,是明初一处重要的墓葬地,分布有十余座明代功臣墓及其家族墓葬。朱元璋自言“封赏功臣,皆稽考前代典礼,凡封爵禄食礼仪等差,悉仿唐宋之制”。

  这些墓葬,呈拱卫状环列于钟山太祖朱元璋孝陵之后,是孝陵的陪葬墓。墓地原为梵惠寺所在,地名白水洼。梵惠寺为六朝钟山名刹,至明初卜葬徐达,迁建郭城姚坊门外。

  有意思的是,明初墓葬择地于寺庙基址或其附近,既有前例依循,亦有后来者效慕。朱元璋孝陵、开平王常遇春墓、岐阳王李文忠墓等在卜选墓地时,择地均与寺庙相关,这大概都与明初的风水堪舆思想有关。

  现在的徐达墓园,周边高楼林立,一部分更是在南京林业大学校园之中,无复当年的恢宏与肃穆宁谧。

  神道两侧分布有序、齐整的石象生,依次为神道碑一通、石马及马伕、石羊、石虎、武将、文臣各一对,让人尚可想见当年的堂皇庄严。神道碑碑体比孝陵的神功圣德碑还高出几分,碑文为明太祖亲撰,碑文刻有句读符号,为历代碑刻所罕见。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徐达家族墓地发现其家族墓葬10余座。其中可确认墓主的,有第二代徐达季子徐膺绪、第三代魏国公徐钦、第五代魏国公徐俌及锦衣卫指挥佥事徐伯宽、第六代锦衣卫指挥佥事徐世礼夫妇合葬墓,另得徐达孙妇毛氏、徐维志、徐邦瑞等墓志铭三方。

  家族代际序列完整,墓葬形制多样,出土文物如青花梅瓶、霁蓝釉梅瓶、玉质腰带等种类材质丰富,这些均是明代考古研究者征引的对象,亦是博物馆中让人驻足时间最长的目标所在。

  一个秋阳和煦的午后,我乘车来到徐达墓园。站在神道上,不远处的紫金山依然葱郁,耳畔传来阵阵松声,眼前的石马似乎随着诗的韵律在跃动——

  紫金山色郁葱葱,阴麓丰碑孰与崇。

  生将十万军沐雨,殁留千里马嘶风。

  两公南北旌世表,百年簪缨终成空。

  至今板仓观神路,想见当朝第一功。

香港赛马会周刊 总第 77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