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周刊王俪萦2018-07-12

  同为视障人士的蒋鸿源,用一周时间完成了这部电影的“无障碍解说翻译”,每到人物对话的间隙,他会根据已经写好的解说脚本,向观众描述画面中的环境、场景,讲解人物的动作、神态。

  “盲人看电影,心中会不断产生问题。例如画面一旦没有了声音,盲人就会产生疑问,他们在干什么呢?如果有了声音,他们又会好奇,这是谁在讲话?我们写‘无障碍脚本’,就是要将盲人心中疑惑的问题一个个排除掉。”蒋鸿源如此解释他的工作的意义。

  影片结束后,一位视障观众含泪对导演韩铁说:“感谢你,这部电影给了我走出去、走更远的勇气。”


  和日常放映的区别

  电影节展映的功能是什么?它与院线日常放映的区别在哪里?这是所有电影节组织者和策展人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分管本届上影节策展工作的王晔的回答是,“与日常放映相比,电影节是一个一次性领略、欣赏大量经典影片以及多样化新片的机会。从策划者的角度,我们希望将电影历史上的杰出影片和世界范围内的优秀新作带给观众,相信这些影片的放映与接受将对观众的电影素养产生有益影响,培养更好的电影文化。”

  事实上,为了获得尽可能多的经典影片和多样化新片,展映团队每年都会付出极大的心血。数千部的影片征集,其工作繁重自不必说,有一些重量级影片的征集需要工作人员拥有灵活多变的策略和百折不挠的精神,甚至需要和版权方“斗智斗勇”。

  2018年是《2001:太空漫游》公映50周年,该片曾被美国电影学会评为史上No.1的科幻片,5月的戛纳电影节为其举行了盛大庆典。3月中旬,王晔团队向版权方提出6月想在上海放映该片的意愿,片方以戛纳庆典等待事宜为由,延后商讨。

  “我们指出上影节开幕在戛纳一个月后,不存在冲突。对方回答需要咨询美国片方。同时我们也了解到,继戛纳庆典之后,影片的4K数字版将在美国重映,6月初会在台湾进行首次亚洲放映,因此上海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放映4K版的亚洲城市。”5月下旬戛纳电影节结束后,王晔团队再一次联系版权方,“经过多次邮件和电话沟通,对方才同意并确定拷贝版本。”等真正拿到影片的数字电影包时,距离上影节开幕已经只有几天时间了。

  王晔认为,电影节展映可以涵盖全球各个角落的最新制作和老片新放,在艺术性和人文关怀上拥有突出表现。对于一些小众而独特的影片,或许只有在电影节,观众才有机会在影院一睹真容。

  本届上影节,法国导演菲利普·加莱尔回顾展,推出了其1968年执导的影片《寻宝》,全片彻底无声,实验风格浓烈,如迷似幻。而上一届上影节展映的英国影片《蓝》,全片79分钟,银幕上只有一个蓝色的画面,背景是音乐和嘈杂的医院环境声、喧嚣的海水声。这是导演德里克·贾曼因治疗艾滋。?┪锓从Φ贾滤?考唇??髑翱吹降氖澜。

  这类片子在上影节反响如何呢?“文艺青年都去了,全满。”王晔说。

  在和王晔的交流中,她多次提到一个概念:仪式感。

  “电影节是在创造一个整体的仪式,希望每一个选择步入仪式的人都有自己的收获和感想。我们也做了很多辅助性工作,帮助观众在观影仪式中获得更好的体验。”王晔表示,“我们希望观众通过电影节看到当下世界电影的发展趋势、最新成果乃至更新观念,也希望大家可以在电影节更具仪式性地体验‘好电影’的概念与价值。”

香港赛马会周刊 总第 770 期